页面版权所有©ob欧宝最新地址 地址:浙江省湖州市创业大道111号 123黔ICP备17003352号-3

网站地图杭州

翻译团队:我们孕育它辛苦并快乐着
产品名称

翻译团队:我们孕育它辛苦并快乐着

没有此类产品
项目详细介绍

  随着国家法治进程的推进,法治的种子已经播撒到了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在司法实践中,汉语语境中的法言法语,在藏语语系中没有对应的表述。将现行法律翻译成藏文,并在藏族地区推行适用,势在必行。尽管过程艰难曲折,但总有人在坚持做这件事

  2016年,新修订的三大诉讼法实施,为了推行其在藏区的适用,省高级人民法院领导高度重视,成立专门项目小组,组织开展翻译工作,编译出版《汉藏双语诉讼法辞典》,其中包括民事诉讼法卷、刑事诉讼法卷、行政诉讼法卷共三卷。

  国家法官学院青海分院院长陈萍介绍,三大诉讼法属于程序法,除了政法部门干警办案所需,与普通百姓的生活也是息息相关。“没有程序的正义就没有实体的公正,程序正义很重要,但要保证藏族地区法律的程序正义,首先要让藏族群众都知晓三部诉讼法。”

  2015年8月10日,青海高院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签订协议,委托后者编撰三大诉讼法词典中文版,并在当年12月30日前将成稿交给青海高院。

  中文版按照协议约定时间成稿,接下来,就需要懂藏文的法学专家进行翻译。于是,陈萍找到了当时还在青海警官职业学院任教的娘吾加教授,邀请他主持翻译工作。

  在陈萍与娘吾加教授接洽期间,2016年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了双语法官培训教材、词典编撰出版工作协调会,会上正式将该项目纳入到了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并要求2016年8月底完成藏语版初稿。

  要在八个月内翻译出三本诉讼辞典,除了将法律名词翻译成藏文,还要对每个法律词条进行释义,任务量实属巨大。娘吾加与自己的老搭档警官学院的斗拉和拉华才让两位副教授,组建了翻译团队,根据个人研究方向,明确分工:娘吾加负责民事卷,斗拉认领刑事卷,行政卷交给拉华才让。

  2016年春节刚过,娘吾加、拉华才让和斗拉聚在一起,三个人盯着一张写着“非法”两个字的纸,谁也不说话,就这么发了一晚上的呆。

  娘吾加回忆,翻译过程中,“非法”一词的译法,难坏了他们三个人:“我认为这个词翻译成藏文需要五个字,但拉华才让认为,用藏文也可以是两个字。当时三个人争执了很久,不过最终达成一致意见,五个字的表述更准确。”

  “我们三个人盯着那个词,没有一个人说话,都在认真思考。当时如果旁边有个人,肯定会以为我们三个都在发呆。”如今回忆起来,斗拉自己都觉得好笑。

  “但是这种场景,在我们翻译的时候经常出现。”拉华才让笑着补充,“此前没有相关的书籍,对法律术语,没有统一的藏文表述,很多词汇是我们新造的,所以这是一项很艰难的任务。”

  据青海高院一位法官回忆,早些年省上进行双语法官培训,“搞模拟法庭的时候,海南的法官用藏语叫被告人出席,黄南和玉树的法官都听不懂他在叫谁。虽然都是藏族自治州,但是由于法律名词没有统一对应的藏语词汇,所以各地叫法不统一。”

  2012年由青海高院组织编译的《汉藏对照法学词典》出版发行,上述现象有所改善,法院干警对法律名词有了统一表述。但对于一个法律词汇的理解和表述,仍然不够准确。

  娘吾加告诉记者,由于学术项目需要,他曾多次去藏区政法系统调研,他回忆道:我们了解到一个较为典型的案例:某审判中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翻译人员翻译成藏文,若再将藏文翻译成汉文时,意思会变为:休息两年,之后要处死刑。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是翻译人员不懂法律术语的确切内涵。

  拉华才让说,由于法律的专业性,很多词语,在日常生活中的意思和法律中的意义是不一样的:“比如应当和应该,在日常生活中是一对近义词,但在法律中,应当是必须的意思,应该是可以的意思。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创造一些藏文中原本没有的新词汇,来表述其法律意义。”

  陈萍说,只有在表述和理解上都统一且准确,藏区的法治才能真正进步。翻译团队的三位成员,既是翻译,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汉藏双语诉讼法辞典》的原创作者,也是藏区法治建设的推动者。

  “我们三个都是学校的老师,除了教学任务之外,三人都承担了一定的行政工作。这两项工作,已经使我们的时间完全饱和了,什么时间翻译?只能用晚上、周末和假期。”拉华才让说。

  “我第一次见到娘吾加教授的时候,他头发乌黑,很是精神。但八个月的翻译工作完成之后,他整个人头发都白了。熬了多少心血,可想而知。”陈萍略带愧疚地告诉记者。

  采访中,三个人谁也不愿意向记者透露过程中的艰辛,但还是在你一言我一语中,无意间暴露了彼此的秘密:娘吾加几乎每天都是后半夜才睡觉,暑假期间,家人想一起外出旅游,但因为他的翻译工作,未能成行;斗拉进入状态后废寝忘食,经常泡了泡面却忘了吃;拉华才让去外地出差,火车上还抱着笔记本电脑翻译

  陈萍说,除了时间,给翻译团队的费用之少,也让她心怀愧疚。2015年,项目成立之初,计划是青海高院自筹经费。从行政经费里挤出一点点钱来做这项工作。2016年初,项目纳入中国出版基金会,由基金会支付费用。“翻译费用是千字二百,远远低于市场价。”

  娘吾加说,他跟团队的另外两位翻译,常年共事,彼此了解:“如果是看重经济收益,我们不会做这件事情。”

  斗拉说:“我们三个人都是青海本地的藏族,我们都希望能够给青海甚至全国藏区的法治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虽然稿费不高,家人和朋友也并不完全理解我们的初衷,但我们三个人相互理解,这就够了。”

  拉华才让说:“任何工作都是辛苦的,但是看到图书出版了,就像看见自己孩子出生了一样,过程中的辛苦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2017年,娘吾加调至青海师范大学法学与社会学学院任教。采访中,翻译团队三人表达了一个共同的心愿:下一步,他们计划将《汉藏双语诉讼法辞典》运用到自己的教学环节,真正从源头上提高双语法律人才的法律素质(于瑞荣 钟雅琼)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围绕“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了一系列重大部署,开辟了“中国之治”的新境界。当前,我国正处于全民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历史性阶段,人民法院在服务党和国家重大战略部署、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依法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方面的作用越来越突出。

  随着广大少数民族群众法治意识的不断增强,对人民法院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的期待越来越高。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立足青海实际,顺应时代潮流和人民群众的新期待,把司法审判作为促进民族团结、维护社会稳定的有效载体,在加强双语人才培养培训的同时,积极提升双语诉讼能力建设和双语诉讼保障。在2014年组织编纂《汉藏对照法学词典》,填补国内汉藏对照法律术语词典的空白之后,按照最高法院的统一部署,又一次承担了《汉藏双语诉讼法辞典》的编写工作,填补了全国藏区诉讼法知识类图书的空白。该书完整、权威地收录了我国诉讼法使用中基本、常见、专业的词条并进行释义,内容丰富,很好地解决了制约双语法律人才培训缺乏统一教材的瓶颈问题,代表了藏语诉讼法辞典类图书的国家水平。

  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是宪法赋予少数民族群众的基本权利,《民族区域自治法》《人民法院组织法》和三大诉讼法对此也作了专门规定。该辞典的出版发行,消除了司法审判中与少数民族群众语言交流中存在的障碍和壁垒,增加了庭审辨法析理的说服力,提高了法院审判质量和效率、让司法更加公正高效权威,从而有力保障和落实少数民族当事人宪法权利和诉讼权利,推动双语审判工作迈上更高层次,使双语诉讼成为推进民族地区法治建设,实现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维护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桥梁。

  从推动民族地区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现代化的角度出发,我们坚信,《汉藏双语诉讼法辞典》出版发行,必将极大满足藏族地区普通民众普法教育的需求,有助于提升藏族地区法律专业人士业务能力水平,有助于增强各族群众法律信仰和法治意识,为促进国家法律在民族地区的正确实施,推进民族地区法治建设和民族团结进步、实现藏区长治久安奠定坚实基础;必将对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促进各族群众共同筑起维护国家安全和民族团结的钢铁长城,共同守卫祖国边疆、共同创造美好生活产生重大意义。(于瑞荣 马德明)

  12月18日,我国首部《汉藏双语诉讼法辞典》在西宁举行出版及捐赠仪式,《汉藏双语诉讼法辞典》的顺利出版发行,既满足了藏族地区普通民众普法教育的需求,同时也有助于提升藏族地区法律专业人士业务能力水平,受众广泛、影响深远。为此,本报记者就这部辞典出台的背景、意义,以及青海法院加强双语人才队伍建设等相关情况采访了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陈明国。

  陈明国:《汉藏双语诉讼法辞典》是一本汉藏双语法律专业书籍,较为系统、完整、权威地收录了三大诉讼法适用中最基本、最常见的专业词条,并进行了释义和翻译,填补了藏语诉讼法知识类图书的空白。《汉藏双语诉讼法辞典》的发行,是我们深入学习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加强藏区法治建设、推动司法体制改革活动中的一项重要智力成果,为加强双语法官司法能力、规范双语庭审诉讼术语翻译、提高双语裁判文书制作水平,提供了有力保障。同时对于规范藏区法院及其他司法机关的诉讼活动、满足藏区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司法需求、增强藏区人民群众的法律意识、规范藏民族语言文字的准确使用、促进藏区各民族同胞交流融合等方面,也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和现实意义。

  陈明国:我们党历来高度重视民族地区法治建设工作,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促进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最高法院也十分重视民汉双语法官的培养,曾与国家民委联合制定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民族地区民汉双语法官培养及培训工作的意见》。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与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民族地区民汉双语法官培养及培训工作的实施意见》,推动实施双语法官“千人计划”。青海高院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和最高法院政策、意见精神,结合我省藏区面积广、藏族同胞人数众多的特点,积极开展汉藏双语法官培养、培训工作。然而在培训过程中我们发现,目前藏语法律专业教材与宣传读物极度匮乏,为数不多的书刊、典籍也都大多偏重实体法内容,程序法教材和读物更为罕见。鉴于此,青海高院于2015年受最高法院政治部委托,正式展开了《汉藏双语诉讼法辞典》的组织编译工作。

  记者:您刚才提到《汉藏双语诉讼法辞典》出版发行对藏区诉讼、提高双语人才能力水平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请您谈谈青海法院加强双语人才队伍建设方面的相关情况。

  陈明国:青海地处高原,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省份,藏族在全省少数民族中人数最多、分布最广。我们全省55个法院中有6个中院、33个基层法院在藏族自治州,占全省法院总数的70%,近一半法官在藏族自治州工作,近90%的案件直接涉及少数民族当事人。但长期以来,青海藏区能够同时用汉藏两种语言和文字熟练翻译、撰写裁判文书并驾驭庭审的法官严重不足。为此,我们通过四个方面着力破解藏区法院双语法官短缺困境。一是通过与省民宗委联合印发《关于加强青海法院民汉双语审判人才培训培养工作的实施意见》,加强顶层设计。同时,成立编审委员会,完成《汉藏对照法学词典》的编译,还出版了青海省首部主要应用于司法诉讼的汉藏法律服务类工具书《汉藏双语对照诉讼指南》,加强双语人才培训经费投入等保障工作,夯实培养双语审判人才的工作基础。二是通过举办双语法官培训班,选派优秀双语法官赴四川、西藏、甘肃、内蒙古等地进行培训等,提升双语法官专业化水平,截至今年我们已经连续11年举办双语法官培训班,累计培训540人次。培训班充分把握双语法官培训规律及相关民族地区双语法官培训需求和审判实践需要,确保培训的针对性和实效性。三是研究制定《民汉双语法官评定实施细则(试行)》,使全省法院民汉双语法官评定工作进一步规范化、科学化。从2018年起,已连续开展了两次双语法官评定工作,经过双语水平测试、庭审评查、裁判文书评查等程序,共评选出双语人才165名,其中“青海省民汉双语法官” 63名。四是通过承担重大、疑难、复杂双语案件的审判任务,加强实践锻炼,弥补知识弱项、经验盲区,提升双语法官化解矛盾纠纷、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探索双语人才队伍的梯队培养,自2014年以来,共招录包括双语法官助理、双语书记员、双语执行员、双语翻译人员等双语人才共72名。

  陈明国:从青海法院双语法律人才队伍建设的长期经验来看,仅仅依靠法院内部培训等工作机制是难以满足藏区法院实际工作需要,必须从国家层面采取特殊有效的倾斜照顾政策加以推进解决。另外,我们还会根据全省法院空编情况拿出一定数额的编制实行高考双语“定向”委托培养,省内招录双语司法辅助人员时,对藏汉双语法律专业考生和其他法律专业考生实行分开招录等方式提升双语人才队伍数量规模和能力水平。同时,也会认真学习借鉴兄弟法院好的做法和有益经验,继续加大双语人才的培养培训力度,稳步建立起一支政治过硬,能够满足民族地区审判工作需要的高素质双语法官队伍,奋力推进平安青海、法治青海建设。(于瑞荣 郝光华)

未找到相应参数组,请于后台属性模板中添加
暂未实现,敬请期待
暂未实现,敬请期待
上一篇:《中国文旅展望蓝皮书》案例征集活动 下一篇:“有解思维”看淄博|首批30个工作案例公布“淄博实践”走向全国